主页 > 公司与资讯 > 新闻资讯 > 集团新闻 > 南存辉:南怀瑾的课我不想错过

南存辉:南怀瑾的课我不想错过

2015/12/4 15:18:18

“南”在百家姓中是一个小姓,南怀瑾和南存辉在南氏一族中,一位是国学大师,一位是商界巨子,是同村同族的近亲。

南怀瑾与南存辉父亲同辈,所以南存辉称呼南怀瑾为“伯父”。后来找出的南氏族谱也表明,南氏家族是按“嗣元应德光,常存君子道”的辈分字取名,南怀瑾属于“常”字辈,谱名“南常铿”。

南存辉

南怀瑾还没有回大陆的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,南存辉就开始与他有来往。2008年春节期间,南存辉去太湖庙港拜访南怀瑾先生,席间南师问起:“你几岁了?”南存辉答:“1963年生的。”南老追问:“你别说哪年生的,就说你几岁了?”“45岁了。”南老一声棒喝:“四十多岁了,你还不回来学习?财迷一个!”在南存辉的印象中,那是老人第一次如此严厉的问话。这让他有些想不明白。

2009年南怀瑾回大陆后,第一次开禅修课,为期7天。南存辉被允许参加,但要求期间不可接电话、不可请假、不可会客。要一切放下,静心研修。

这个时候刚好是正泰接到证监会的通知,要求一周内到北京过会答辩。南存辉很纠结,难以取舍。最后下决心向董事会表明,暂时放下上市过会答辩。

南师的课一旦错过,今后难再有机会,公司错过上市,今后还有机会。随后南存辉向证监会请假,申请推迟一周。

读书不多的南存辉,对父母师长、对朋友领导,都诚恳尊敬,有情有义。13岁那年,南存辉父亲在生产队劳动时被水泵砸伤腿部骨折,卧床不起,一大家子的生计顿时成了难题。

那时候初中是两年制,再过半个月就初中毕业了。但作为长子的南存辉,还是收拾书包默默离开了校园,回家挑起父亲的补鞋担子,上街做了一名小鞋匠。

对父亲。南存辉的父亲南祥希主业务农副业修鞋,他给儿子说的最多的就是“真诚”二字。有一天,南存辉在修鞋的时候,遇上了一位卖阿胶的山东人。因为聊得投机,南存辉便把他带到家里吃饭去了。

父母很欢迎,但是家里太穷,母亲就从后门出去,到邻居家借了些米粉干,然后又从地里拔了几把自家种的蔬菜用以招待。客人走的时候特意留下两包阿胶表示谢意。

南存辉说,我的父亲只是一位补鞋的农民,但受人尊敬,乡邻们称呼他“老师”。他教导我的勤奋热情、诚实质量等道理,让我终身受益。“如果说创业是一所大学的话,那我的第一课应该是父亲教给我的”。

对老师。除了父亲,对南存辉影响最大的人当数他的小学老师张慧芳。1974年,南存辉在柳市一小读书,当时担任班主任的知青张慧芳老师的谆谆教诲,在他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南存辉功成名就后,始终不忘母校和师恩。每年“教师节”他总会派人到柳市一小和张老师家慰问。在南存辉获悉张老师身患重病后,便亲自将其安排到上海最好的医院治疗。

随后他又捐款为母校兴建电教室,并以张慧芳的名字命名。

对朋友。在正泰创业初期,南存辉曾聘请了上海国营工厂的退休工程师王中江、宋佩良等帮助开发产品。后来很多年,他每次去上海都要去看望他们,嘘寒问暖,送上礼品。

说起南存辉的情义,宋佩良很是感动,南存辉每次到上海,都要去看他,其中有一年就去看了他13次,比自己住在上海的儿子去得还勤。
在公司10周年庆典时,南存辉把这些老工程师全部请回了正泰。当他得知王中江工程师已移居巴西时,他发出传真邀请,支付3000美元的往返机票把他接回,向他表示感恩之情。

当听到王中江不幸去世的消息时,南存辉放下工作,直飞上海参加他的追悼会。1999年,正泰创业15周年庆祝大会,年近8旬的宋佩良、蒋基兴被请来,授予“正泰元老荣誉奖章”。南存辉对这些老人的情义,让他们感慨不已。

对领导。南存辉曾经分享他的创业“八字经”,把“尊重”排在了第一位,这是他能够赢得广泛人气的基础。在杭州一次的论坛上,央视主持人董倩发问:“您悄悄地告诉我,云南这边要把浙商引过去,浙江省委省政府要把浙商招回来,您作为浙江省工商联主席,是站在哪一边?您听哪边的?”

南存辉笑答:“两边都是领导,两边都听,都要尊重。”

接着南存辉讲了一个故事:有个小姑娘到庙里拜佛,跪下时,脖子上掉出个十字架。一老太太问她:“你拜佛怎么戴着十字架?”小姑娘答道:“没关系呀,菩萨、上帝都是我的领导,是领导都拜。”

董卿当众问的这个问题并不好回答,但南存辉谈笑间轻松拆招。故事说完,在场来宾都会心一笑:高人哪!